石家庄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结石宝宝”父亲坐牢5年改判无罪:不为钱 为女儿
http://dengdeli8.cn  2019/11/8 10:44:21  

  新京报讯 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郭利是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结石宝宝”的父亲,此前因与奶粉企业交涉赔偿问题,以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索赔被认为敲诈勒索

  2008年9月,部分批次“施恩”牌奶粉被认定含三聚氰胺。据媒体报道,事件波及婴幼儿近三十万人。

  因女儿曾食用过该品牌奶粉,郭利带其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他将家中剩下和新购买的部分奶粉送检,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

  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40万元,郭利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据广东省高院官方微信,2009年6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一个男人,如何使“施恩”奶粉低头》,内容主要是郭利反映“施恩”奶粉问题。之后,施恩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公司与郭利取得联系。沟通过程中,郭利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雅士利公司认为是敲诈勒索遂报案,郭利被抓获。

  2010年1月,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此后,潮州中院二审及再审均维持原判。郭利父母提出申诉,广东省高院审查后按审判监督程序提审该案。

  法院认定未超出民事纠纷范畴

  广东省高院再审认为,从本案发生、发展的过程看,尚不能认定郭利的行为性质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利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不足以证明郭利实施了敲诈勒索行为。

  据广东省高院官方微信,本案审判长表示,消费者可选择通过媒体对产品质量进行舆论监督的方式维权。郭利不具备实施要挟行为的条件,不足以认定构成威胁、要挟。

  昨日,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广东省高院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不能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

  法院终审判决郭利无罪,并可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 对话

  郭利:“孩子受了伤害,赔偿天经地义”

  昨天下午,拿到无罪判决后,郭利没有在广州逗留,前往上海赴朋友之约。

  在广州火车站候车室,郭利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为了受害的女儿而战,不是为钱。

  从维权的父亲,到敲诈勒索的罪犯,再到无罪的索赔者,回忆这9年,郭利说没后悔过,“如果不去维权,可能会比现在过得好,但未必心安理得”。

  判决

  9年坚持等来无罪

  新京报:判决的那一刻,心情是怎样的?

  郭利:今天(4月7日)下午3点半,我拿到了判决书。当时没什么特别的心情,想着法律应该是这样的。9年的坚持,等来了无罪的结果。

  新京报:你对判决结果怎么看?

  郭利:孩子受了伤害,理所应当去为她做点什么。这不光是我一个家庭、孩子的问题。

  但正义来得太晚。9年,很多机会都丧失了,很多机遇都没把握住。

  新京报:家人知道无罪判决的消息了吗?

  郭利:我一个人出庭的,父母年岁大了,身体不好,经不起打击,没来庭审,但都知道了这个结果。

  孩子还不知道我的事情,因为她太小,家人不同意告诉她。

  新京报:这9年是怎么度过的?

  郭利:孤军奋战。我在监狱里跟妻子离了婚,失去了孩子的监护权。由于各种恐惧、不安,家人都放弃了,出庭作证都回避了。原来理解我的人也不理解了,没人认为有希望。我完全靠着思想精神坚持到宣判。

  新京报: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郭利:我相信自己是对的,必须为真理坚持下去,甚至用生命来捍卫。

  事发

  “为受害的女儿而战”

  新京报:如何发现奶粉问题?

  郭利:当时孩子身体不舒服,带她去检查,医生说肾里有结石状态。我把孩子吃的奶粉送去检测,检测发现有问题。然后我去找商场,商场让我跟厂家谈。

  后来,我就跟雅士利和施恩公司谈。他们承认孩子是受害者,但只能给2000元(注:“三聚氰胺奶粉”医疗赔偿额被分三档:死亡患儿20万,重症患者3万,一般性治疗2000元)。但我给孩子看病和检测奶粉等已花了几万元。对方让拿出证据,我就搜集了很多证据,他们又找了我,签了40万元的赔偿协议。

  新京报:后来又有了300万元协议?

  郭利:之后我接受了媒体采访。他们又给我打电话,说愿意继续谈,什么条件都可以。

  我就跟母亲一起去谈。我提出了自己的误工费和孩子以后的保险,写了个要求赔偿的协议。这是他们让写的,说是要讨论批准,只有看到书面内容才能拨钱。后来,他们约我到杭州拿钱,没想到我被打入牢狱。

  新京报:对敲诈的质疑怎么看?

  郭利:很多人都说我太贪了,过度了,但如今判决把这些说法完全否认了。我并没有找公司要钱,是他们主动送来的,公司主动提出赔偿,是天经地义的。我的孩子是受害者,我为什么不可以接受。

  我为受害的女儿而战,没有为钱而战。我是通过为她而战,得到她应得的足够她一生甚至是她下一代人的赔偿,我不认为做得过分。

  入狱

  为清白不减一天刑期

  新京报:2009年法院判决5年徒刑时的心情?

  郭利:我是做好心理准备的,我知道在为什么战斗。

  新京报:监狱生活是怎样的?

  郭利:我坐了5年牢,没有任何减刑。减刑的条件是认罪伏法,配合监狱管理,我不认罪,在孤独和煎熬中,一天天度过。我的信念是,终有一天,真理再现。为了真理和清白,我宁愿一天不减。

  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7月22日服刑结束。因为那一天,我可以用法律武器,捍卫我的尊严和孩子的权益,当时没人相信我能做到,现在我做到了。

  新京报:维权多年,有人支持你吗?

  郭利:刚开始有,但越走人越少。就像长征一样,走到最后一回头,人都没有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给自己做辩护工作,没有律师。我没有退路,只有往前冲。

  新京报:你自己有变化吗?

  郭利:5年监狱生活对我来说,是个耻辱。我现在生活艰苦,工作没了,平时靠亲朋的资助生活。

  维权

  不维权未必心安理得

  新京报:女儿现在情况如何?

  郭利:孩子现在跟姥姥一起生活,离婚后,我没了监护权,一般半年才能见她一次,这次已有九个月没见她了。她11岁了,经常生病,出现晕倒情况,很奇怪,查不出来具体病因。

  新京报:后悔过维权行为吗?

  郭利:我今年快50岁了,最好的年华用在了监狱和出来后的这10年。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我可能已经是个企业家,也可能在做慈善。此前有奶粉企业招聘我,但被我拒绝了。如果我不去维权,可能会比现在过得好,但未必心安理得。我虽然很惨,但没后悔过。

  新京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郭利:接下来就按程序走,没有具体的方案。至于国家赔偿,该给的就要给我。无罪判决是第一步,我现在该迈第二步了。

  我想,人都要走背的,人的一生总有坎儿,我可能在50岁时提前走完了,后半生可能就像别人说的,你该顺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明
相关阅读:
天津连锁展 http://m.959.cn/zhanhui/2018/1017/21689.s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